TT小说 > 都市小说 > 夙命劫:不复卿颜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东皇衍在良久的沉默后,点头道,“或许是吧!”

    一句“或许是吧”道明他那些年对她的宠爱是别有用心的。

    即便那些宠爱是有过一丝真心,但一切不过是基于她凤女身份的前提下。

    毕竟,预言说:得凤女,得天下。

    自古以来,哪个帝王,没有野心;哪个帝王,不想坐拥天下。

    同样,东皇衍也不例外。

    顾卿颜平复了下心情,道,“所以,三国的这次贺寿,纯粹是为了凤女而来!”

    “是。”东皇衍轻点头。

    “呵呵。”

    东皇衍本以为会在她脸上看到害怕,或是惊讶的表情,但她没有,反而只是一声淡淡的轻笑。

    这声轻笑中,夹杂着淡淡的嘲讽。

    东皇衍眯了眯眸子,看向顾卿颜,细细的打量着顾卿颜脸上的神情,“所以,你的想法是什么?”

    她的想法是什么?

    顾卿颜突然笑了笑,却带着一抹自信和猖狂,“即便我是凤女,那又怎么样?我命由我不由天!”

    东皇衍面色微变,突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有些疲倦的向后靠了靠,随后摆手道,“朕知晓你是一个极有见解的人,罢了罢了,且去找太后吧。她老人家一直念叨着你。”

    “是,皇上,颜儿告退!”

    “朕希望颜儿永远谨记一点,你是钰王妃,东凌的钰王妃。”

    走到大殿门口的顾卿颜突然听到身后响起的话,脚步顿了顿,又继续向前走。

    从勤政殿中出来以后,她直接来到了太后的寝宫。

    青茱早早的便得到了太后的吩咐站在静安宫外等候着她的到来,远远地便望见了那抹红色的身影,心头一喜,赶紧迎了上去,慈爱的看着她,笑道:“郡主可算是来了,太后她老人家想郡主想的紧!”

    “是我不孝,多时没有见皇奶奶了,让她挂牵了。”顾卿颜心头有些愧疚,想着自己因为恢复了记忆,有些事情急着要处理,所以有段时间没进宫了。

    见她面露愧疚,青茱笑了笑,“郡主快随我进来吧!”

    太后坐在榻上,面容沉静,假装不知道顾卿颜要来一般,可身旁桌案上摆放着的她喜欢的糕点却是暴露了心思。

    顾卿颜来到了太后身后,双手轻轻地放在了太后的肩膀上,她轻轻捏着太后的肩,笑道,“颜儿好想皇奶奶!”

    闻言,太后冷哼一声,有点不满、还带着点气恼,“嘴上说着说哀家了,可心里不一定想呢?要是想想哀家的话,这么久了,也不进宫来看下哀家。”

    这样的太后,就像一个没得到糖的孩子在闹别扭一样。

    顾卿颜一下子圈住了太后的脖颈,娇憨的在太后的肩膀上蹭了蹭,“怎么会呢?我可是一直都在挂念着皇奶奶的。”

    “罢了,罢了,哀家相信你就是了。”太后最受不了就是她的撒娇。

    拉过她手,示意她到自己的跟前,青茱见此将桌案上的食盒打开,里面放着的满满当当,全是她喜欢吃的点心。

    顾卿颜眸子晶晶亮的看着糕点,心里一片柔软。

    “谢谢皇奶奶对颜儿的疼爱。”哽咽出声。

    她何德何能,竟得皇奶奶如此真心相待。

    太后见她有些呆愣的样子,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慈爱的说道,“虽说哀家了子孙不少,但哀家最喜欢的就是颜丫头。在哀家心里,早就把你当作自己的亲孙女,你说,哀家不疼爱你疼爱谁。”

    顾卿颜眨了眨眼睛,将自己眼睛中的点点泪光逼了回去,她拿起桌上的糕点,一口一口地吃着,颇为满足。

    自从一年前的事情发生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在一个人面前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这一刻,她甚至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和烦心事,只是一心一意的,以一个孙女的身份陪在太后身边享受这难得的亲情。

    太后抬手捏了捏她挺翘的鼻子,慈爱的开口,“小馋鬼,是钰儿苛刻你了吗?怎吃这般的狼吞虎咽的。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不急,慢慢吃。”

    像是没有听见太后话语中提到的那个人,顾卿颜眸子轻轻的闪了闪,随后调皮笑道,“王爷待我挺好的,只是再好也没有皇祖母待我好。”

    太后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即使是她脸上的表情变换的很快,太后还是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却没有点破,只是抬手揉了她细软的头发。

    不多时,顾卿颜拿过一旁放着的软巾,轻轻的擦拭自己的嘴巴,一双晶晶亮的眸子盯着太后。

    太后轻轻的笑了笑,随后道,“颜丫头今日来,不单单是为了看皇奶奶吧?”

    “嘻嘻,还是皇奶奶懂我。”顾卿颜吐了吐舌头,随后收敛起笑意,正色道,“自打小起,沐初最亲的人便是皇祖奶奶了,皇奶奶对待颜儿也是万般的好,可颜儿还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知皇奶奶是否知晓?”

    太后敛了敛眼眸,如今总算是明白颜儿刚进门时给她不一样的感觉是什么了。

    那种若有若无的成熟,即使是她仍旧把颜儿当成是那个还依偎在她怀中的小姑娘,可如今也明白过来,她的颜儿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长大了,改变了许多,也成长了许多。

    至于,有关颜儿的身世,上次钰儿已经来问过了,而今颜儿又来问,想必是钰儿没告诉她。

    太后不知道东皇钰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不告诉她。

    现在,她竟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主动来问,自己也没有再继续隐瞒下去的道理了。

    良久,太后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像是无奈,“唉,哀家本以为,这个秘密会等到百年之后,随着哀家步入黄土。却不想哀家的丫头这般聪慧,竟然早已发现了自己的身世。”

    顾卿颜淡淡的笑了笑,宽慰道:“皇祖母定会长命百岁的。”

    太后拉着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捏了捏眉心,有些无奈和怅然,“十八年前,哀家和钰儿同时中了化骨之毒,是你的母亲出现救了我们。”

    “皇奶奶可还记得娘亲是怎么解了你们身上的化骨之毒的?”

    “记得当时,她是把哀家和钰儿身上的毒转移到了她自己的身上。”

    竟然是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顾卿颜凝眉思索着,“娘亲把毒转移到自己身上后,她又是怎么解毒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