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妲己的任务 > 第559章:恢复本性,不速之客
    第559章恢复本性,不速之客

    金意柳所说的,跟顾潇先前猜测的内容差不多,申意儿确实是被吴王所害,如果按照剧情走的话,这会儿申意儿应当已经被张大壮买下,而张大壮也早就已经跟吴王相遇,被吴王带走了。

    不过因为顾潇将申意儿救下,剧情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不但申意儿没有被卖给张大壮,张大壮恐怕也并未跟吴王相遇,不然张大壮先前也不可能出现在他们面前,所以,他们应该是错过了,没有了男主角这个金手指,吴王想造反成功恐怕没那么容易。

    而且张大壮已经被她所废,就算两人因为剧情终于相遇,恐怕张大壮也无法作为吴王的金手指为他拿下江山了,想到这里,顾潇转头看向那些正排队进城的普通百姓。

    改朝换代是时代更迭的必然,但这其中苦的永远是这些百姓,所以就算此地的皇帝当得并不如何,只要他不是苛政的暴君,就算没有多英明能干,也没有必要将他推翻。

    何况,如今这个老皇帝确实也算不上什么暴君,他只不过是过于老实胆小,所以被饿狼环伺而已。

    不过,对皇帝来说,无能便也算是一种错吧。

    “我还挺讨厌战乱的。”

    虽然怎么说,对于凡人的事,顾潇却不打算管得太多,毕竟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她只是一个过客而已,谁当皇帝,跟她都没有多大的关系。

    顶多在这个世界真的乱起来的时候,她才会出手让伤亡减小。

    “行了,你们兄妹回去吧,我自己找地方安置,等时间到了,我自回来接你。”顾潇说着,便转身牵着小徒弟的手转身走向马车。

    申家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顾潇也说不清,所以她是绝对不会出现在申家人眼前的,毕竟在剧情中,男主角张大壮同学最终能当上皇帝,都是因为申国公,她顶着一个“活神仙”的身份,最好还是不要与申家有过于亲近的关系。

    申意儿还想说什么,结果却见自己的师父一挥袖,瞬间变连人带马车的凭空消失了。

    申志远震惊的瞪大了双眸,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向申意儿“你师父……难道真的是神仙不成?你老实告诉哥哥,你这半年到底是去学医了,还是去学法术了?”

    “我只是个凡人,怎么可能跟师父学法术呢?当然是真的在学医了,我倒是想学法术,可我一个凡人应该也学不了。”

    申意儿当然也想跟师父学法术,像师父一样挥挥手便能呼风唤雨,可她却也非常清醒明白,自己只是个凡人,师父是不可能教她这些的,所以能学到那些难得的医术,她已经很满足了。

    想到这里,申意儿突然想起了什么,顿了顿,抬头看向被留下来的,牵着马站在意旁目光晦涩的金意柳。

    “金公子……”

    “我家正好也在京城,我回家看看去。”

    金意柳脸色僵硬的牵着马,不一会儿就进了城,压根就没有搭理过申志远。

    见最后的金意柳都走了,兄妹两也就不再耽误,很快便进了城,而这时,顾潇已经抱着孩子带着徒弟来到一家客栈住下。

    天子脚下,随便撞到一个人都可能是皇亲贵戚,来往的各种个人都有,就是顾潇造型独特了些,小孩带得多了些,却一点都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力,是以顾潇入住的非常顺利。

    安顿好之后,顾潇摇身一变,换掉了那身已经穿了半年多的道袍,穿上了一条玫红色的齐胸大摆襦裙,既然已经找到了该找的人,是以顾潇也不打算继续当自己的活神仙了,她本就爱美,自然之后该如何美,便如何美。

    想罢,顾潇还给自己换了一个极其美丽精致的妆容。

    有的美人,不上妆的时候便美得不可方物,上了妆后更是惊为天人,可有的美人却是不上妆美,上了妆反而落了俗气。

    但还有一种美人,不上妆的时候看起来只是清秀,一旦上了浓妆,却是祸国殃民的绝色妖姬。

    何春花的容貌便在此列,如今她画上了远山眉,点上了朱砂痣,涂上了鲜艳的口脂,立刻摇身一变,化作倾城绝色,沉鱼落雁的绝色妖姬。

    顾潇满意的捧着自己的脸,冲着不甚清楚的镜子微微一笑。

    “好不容易找到了人,得抓紧时间将人拿下才行,不然凭他那霸道的性子,又纠结起了什么前生今世岂不是很浪费时间?我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了。”

    说着,顾潇便提起裙摆站了起来。

    她那玫红色的裙摆上绣着极其华丽精致,灵动美丽的凤蝴穿花,在她走动间,裙摆上那带着露珠的花瓣都仿佛在微微颤动蝴蝶都要从裙摆上飞了起来,实在是精致美丽极了。

    且她还在外罩了一件藕粉色的大袖衫,肩上,腰间,宽大的袖摆上皆是美丽的鲜花刺绣。

    如此精美的衣裙本已让人挪不开眼了,可更让人挪不开眼的,却还有这身衣裙的主人,肌肤雪白宛如花仙降临,艳丽妖娆的美人。

    几乎只要她轻轻一笑,便能能勾走任何男人的心。

    伸出皓白纤细的手扶了扶头上精致的琉璃月季步摇,顾潇转身一左一右抱起了两个小孩“走,带上你们的师兄,咱吃大餐去,吃饱饱,好干活!”

    两小孩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阿姐”,这一时间也是兴奋极了,乖乖巧巧的被抱着出了门,这时蔡勇早就在外面等着了,见人出来,立刻震惊的瞪大了双眸。

    “怎么,不认识师父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换了身衣着的关系,这会儿即使是露出了往常一样的表情,用一样的语气说话,却还是比以前妖娆了不知道多少倍。

    若以前她是人人敬仰,不敢亵渎,高高在上的活神仙的话,那么现在,她就是一个能让人瞬间沉沦,勾得人神魂颠倒的妖精了。

    而且这个妖精,还不是普通的妖精。

    小徒弟年纪还小,还不到懂得感情的年纪,因此这会儿也只是吃惊“师,师父,为什么变了一副模样。”

    “师父只是打扮了一下而已,日后你们也不必跟着我穿道袍了,我心愿已了,该找的人已经找到了,今后的日子我自是怎么舒服怎么过的,你们也是如此。”

    找到了该着的人,她也不必板着,装出个仙气飘飘的模样去唬人。

    即使她不是妖怪,更像是一尊神,修的是功德道,干的事救人的活,但是她还是喜欢自己这副模样,妖妖娆娆的。

    小少年好不容易才接受师父的变化,但自己却不想有这么大的变化,于是他还是老老实实的穿着自己的道袍,跟在疑似堕落成妖的师父背后。

    而这,也算是一道奇景。

    妖娆万分的绝色美人下了楼,穿过客栈的前厅,带着三个小道童打扮的小萝卜头,在前厅扬长而过,实在是惊呆了一地的眼球,还有好几个小二因为看呆了,互相撞在了一起,手中的东西撒了一地,惹得掌柜一顿骂。

    可掌柜骂完后,却忍不住在柜台后双手捧着个脸不住的望着人家消失的方向。

    “刚才那个美人是从客栈出去的?客栈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位客人?如此绝色的美人,实在是……前所未见。”

    客栈中,跟这掌柜一样状态的人还不少,等人走了后,才开始讨论起了那女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是何身份。

    过了许久,人们才想起,先前有一个道姑打扮的年轻少女带着三个孩子前来投栈,只是先前人来人往的,纵使是一个道姑带着三个孩子这种神奇的组合,却还是没有太引起人们的注意。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所有人都对此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所以,这到底是真姑子带着几个小道童,还是一个妖精拐了三个小道童?那女子该不会真的是妖精吧?毕竟一个女子即使再美,又哪能美到那种程度。” s

    “待会儿带你们去找大哥哥好不好?”

    两小孩一边乖乖的用勺子吃甜品,一边听阿姐说话,听了这话,两个小孩都有些兴趣缺缺,其中的哥哥道“那个大哥哥很无聊的,天天就知道盯着阿姐看,我不喜欢他。”

    “对,他还好笨的,魔方不会玩,九连环也不会,棋都下不过我们。”

    顾潇笑眯眯的听着两个小孩奶声奶气的声音,捧着美丽的脸蛋道“就算那个大哥哥一无是处,但是,他长得好看啊,长得好看不就行了吗?而且大哥哥的身材也很好呢。”

    就是如今还没有上手摸过,不确定他这会儿的身材到底锻炼到了什么地步了。

    两个小孩听不懂长得好看,身材好算什么优点,但稍微年长一点的蔡勇听懂了,顿时,他忍不住拿一言难尽的眼神看向自个儿昨天还是个神仙,今日就堕落成妖精的师父。

    换了一身装扮的师父,怎么就跟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单纯的蔡勇是如何都不会想到,他那神仙一般的师父不是变了一个人,而是恢复成自己真实的模样了。

    这时,一个皮肤白皙的年轻人来到了酒楼下,他身后还跟着好几个身材高大,腰间佩刀的年轻人。

    这些人虽然身着常服,但一看便知道,不是普通人。